正文 【V110章】 百鸟齐鸣上(修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8日

  本书环节词:注释 【V110章】 百鸟齐鸣上(修)无弹窗、注释 【V110章】 百鸟齐鸣上(修)全文阅读

  注释 【V110章】 百鸟齐鸣上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刮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110章】百鸟齐鸣上(修)/b

  来日诰日,天上飘着小雪,北风也刮得起劲,没有太阳的天空,显得非分特别的晴朗,连云朵都带着几分暗色,得到了往日的纯洁。

  当夜绝尘带着伊心染出此刻凤凰台上时,所有人都已然入座,几乎他们又成了压轴出场的人物。夫妻两人目不转睛的走到座位上坐下,对那些向他们行礼问安的人,仅仅只是点头浅笑,却是领受到不少离奇的眼神。

  一切预备停当之后,在小寺人尖细的嗓音中,夜皇带着轩辕皇后跟四妃登上凤凰台,旋即又是雷打不动的排场,直听得伊心染默默的翻白眼。

  今天的角逐竣事之后,夜国临时领先与其他三国,同时也让后面两天的角逐变得主要起来,若是今天不克不及超越夜国,那么争霸会的冠军,根基上就没有任何的悬念了。

  冬日里不长的一夜,可是发生了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工作,明枪暗箭诡计多端交替而生,血腥的暗算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,人道的暗淡面完全的被展显露来。

  因此,对于今天将要展开的几场角逐,伊心染真可是满心的猎奇。

  “夜绝尘,我想坐到姐姐身边去。”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了夜绝尘一眼,最初逗留在神气落寂的夜月渺身上。

  夜国的三个公主皆坐在轩辕皇后的下边,以长公主夜月渺为首,顺次是二公主与三公主。

  夜国皇室所出的无论是皇子仍是公主,边幅都是一等一的出挑,三位公主里面,长公主的容貌更是远胜于二公主跟三公主,倘若没有伊心染,绝对稳坐夜国第一佳丽的位置。

  乌黑如瀑的长发和婉的倾泄在漂亮的后背之上,一络络的盘成发髻,玉钗松松簪起,再插上一枝蝶恋花的金步摇,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,在鬓间摇摆,眉不描而黛,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,唇绛一抿,嫣如丹果,绯红的珊瑚链戴在皓腕间,白的如雪,红的如火,慑人目标鲜艳,明黄色的罗裙着身,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,顿显那袅娜的身材,凤眸流转间,万种风情悄悄而生。

  即便,危坐在那里的夜月渺笑得雍容肃静严厉,风雅得体挑不出一丝不当之处,然而,只一眼伊心染就瞧出她眼底深处的落寂与孤单。

  登时,心疼的感受好像尖细的银针,一点一点扎刺进她的皮肉里,疼得明显,疼得噬骨。

  “怎样了?”夜绝尘顺着她的目光也落到夜月渺的身上,都雅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,心里对东方雾更加的不待见起来。

  有些工作,他已然晓得。

  老女人,如斯你就被打败了吗?

  “没什么,就是想要坐到姐姐身边去罢了。”昨夜,在倾城一醉她发觉夜绝尘受了伤,其时就动了怒,交待秦风将脱手的人找出来。

  回到别院的夜绝尘,果真如她所猜测的那般,将他受伤的工作坦白了下来,只告诉她,他与幽冥堂堂主交了手,两边各有丧失。

  虽说这汉子是怕她担忧,所以撒了谎,不成否定,伊心染心里仍是挺晦气落索性的。

  这不,正跟他闹着脾性,不想理他,叫他去逞能。

  “去吧。”大手轻抚伊心染的长发,夜绝尘当然能感感觉到伊心染在生气,可是他猜不到她在气什么。

  为了不让小家伙对他有更多的不满,他也只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惹毛她的后果,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想要。

  “哼,你却是爽快了。”伊心染站起身,雪白的小手轻拍落在披风上的雪花,回身接过良辰递过来的手炉,头也不回的向夜月渺走去。

  要晓得,某王的拥有欲是相当强悍的,不管是汉子仍是女人,熟人仍是目生人,一律都不许过分接近她,根基上有他在的处所,其他的人就别想跟她有零丁相处的机遇。

  如斯爽快就承诺让她坐到夜月渺身边,很难不让某王妃思疑他的存心,当下就甩神色给他看了。

  “染儿。”暗磁的嗓音轻柔的,再带着几分我见犹怜,一双黑眸幽幽的望着伊心染,神气超萌还带着点儿冤枉,看了直叫人狠不下心肠。

  电流蹿过全身,伊心染小手被夜绝尘拉住,回眸就撞进他如海般幽静的黑眸里,心跳突然加快,绝美的脸上泛起红晕,娇俏惹人怜爱。

  而已而已,她对谁都能够狠下心肠,唯独对这个汉子做不到。看在他除了坦白本人受伤,但诚恳交待了与幽冥堂堂主交过手的份上,暂且放他一马。“当前再敢坦白我什么,细心我一辈子都不睬你。”

  小手拨开他的手,伊心染回身头也不回的走掉,红红的脸蛋,怎样瞧怎样招人喜好。

  夜绝尘一愣,很快就反映过来她指的是什么,当下轻叹一口吻,左手抚上受伤的右手。

  坦白她,只是不想她担忧。

  无法,到底她仍是晓得了。

  公然啊,他的小女人不是一般人,什么工作都瞒不外她。

  “父皇母后,我要跟姐姐一路坐。”待走到夜月渺桌案前的时候,伊心染笑眯眯的望着夜皇,嘴巴甜甜的道。

  娇俏的脸庞,明丽的笑容,清亮如琉璃般的眸子,任谁瞧了都无法拒绝她的要求。

  更别说,她提的要求,几乎能够忽略不计。

  “准了,九儿就坐到长公主身边吧。”夜皇抬了抬手,看到强颜欢笑的夜月渺,他这个做父亲的,心若何能不疼。

  到底是他的孩子,哪有不疼不爱的事理。

  有性格开畅的九儿陪在她的身边,兴许会好良多。

  “父皇真好。”话落,伊心染一溜烟就坐到夜月渺的身边,猛然伸出双手抱住夜月渺的胳膊,小脑袋轻靠在她的肩膀上,甜糯的嗓音似能勾引人心,“姐姐,九儿好想你。”

  她会庇护她,让那见鬼的宿命下地狱去。

  东方雾若是真敢提出那样的要求,她非要狠狠拔掉他几层皮不成,其实太欠抽了。

  “角逐起头吧。”底下的谈论就算是再怎样小声,多多极少也会传进夜皇的耳中,不动声色的看着其他三国世人的神采,锐利的龙目里闪灼着道道精光。

  第二天的角逐,将远比第一天,第三天来得出色。

  倘若,今日夜国持续领先,那么胜利的天平也就真正的方向了夜国,其他三国也只能争第二第三第四的排名了。

  “你这丫头,嘴巴难不成是抹了蜜,太甜了。”夜月渺任由伊心染抱住她的手臂,赖在她的身上。

  有伊心染坐在她的身边,夜月渺眼中宠溺的笑意,是那么的实在,那么的毫无掩饰。

  撕下伪装,才能笑得畅怀。

  发自心里深处的笑容,才具有打动听心的魅力。

  “九儿可没有说假话。”水眸微眯,一抹幽光擦过眸底,伊心染有些焦躁,不晓得该怎样启齿扣问那件工作。

  “尘,舍得让你过来。”她阿谁弟弟,拥有欲可不是一般的强,吃起醋来可是不分男女老幼,一律禁止接近的。

  “他不敢拦着我。”弯了弯眸子,小脑袋在她的手臂蹭了蹭。

  “九儿威武。”夜月渺勾唇,很是爱慕他们之间的豪情。

  尘,不是不敢拦着她,而是舍不得拦着她。

  只需是她想要的,纵使上刀山下火海,尘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  “呵呵,姐姐不许捉弄儿我。”

  “有你在身边,真是想不高兴都难。”眸光微闪,夜月渺将本人的心思快速的收起,不想让任何人探知到她的实在表情。

  孰不知,纵使她眼中的爱慕与落寂,仅仅只是电光石火,伊心染也瞧得逼真。

  “姐姐有苦衷。”

  夜月渺一愣,旋即笑了,柔声道:“姐姐我衣食无忧,要什么有什么的,怎样可能有苦衷,不许痴心妄想。”

  如有可能,她真的甘愿换一个身份,甘做一个普通俗通的女人,能够潇洒任意的活着。

  不消背负那么多,不消抗起那份不成推卸的义务。

  “没苦衷就没苦衷吧,我就是说着玩的,姐姐不消当真。”眼下正在举行角逐,那件工作的本相事实若何,她仍是另挑一个时间问清晰才是。

  这个时候,如果闹出点儿什么工作出来,真就是她的罪恶了。

  “我不妥真。”

  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两人头贴着头措辞间,礼司曾经按照老实,抽取出了今天将要举行的第一场角逐。

  夜皇看了看角逐标题问题,然后将牌子放到方公公的手中,礼司接过之后,朗声道:“今日举行的第一场角逐是琴,请列国参赛选手预备抽签。”

  先抽签,决定出场挨次,谁也不占谁的廉价。

  琴技角逐,每个国度派出三名选手参赛,不限制男女,不限制曲目,也不限制乐器。

  凤凰台下即是雪莲湖,夜国历代将四国争霸会的角逐场合选在这里,也不是随便为之,而是有缘由的。

  已经,四国之中的苍国,南都城有加入琴技角逐的选手,在此地弹奏的曲子,引来了百鸟齐鸣。

  当然,夜国也已经出过那么一位琴技卓绝之辈,亦是引来了百鸟齐鸣。

  因而,在夜国举行的琴技角逐,从来就是相当奥秘,且令人非常等候的。

  若谁能引来百鸟齐鸣,百分之百就能成为这场角逐最初的胜利者。

  只是,近百年来,在夜国也举行过良多届争霸会,再无人能引来百鸟,慢慢的以琴声引百鸟齐鸣,也沦为一个传说般的具有。

  “列位选择手都曾经抽好签,接下来请第一位选手上台。”礼司的话再次响起,也唤回了伊心染飘远的思路。

  她忍不住想起那天在晚宴上,她弹的那一曲,估量此刻这些人一听到她要抚琴,一个个都吓得神色发白,腿有些发软了吧。

  “九儿,你在笑什么?”

  伊心染没能忍住,间接喷笑出声,看到世人的视线,齐刷刷的望过来,夜月渺不由满头黑线的扯了扯她的衣袖,没弄大白到底有什么好笑的。

  “没…。没笑什么……”那天晚上,她简直是居心的,想到那些人其时的神色,她就不由得想笑。

  其实是太好玩了些,无机会说不定能够再来一次。

  自那一次之后,某王妃发觉,胆敢当着她的面偷瞄夜绝尘的女人,几乎死绝了。偶尔有那么几个斗胆的,也只敢悄悄的瞄,再也没人敢明火执仗的盯着了。

  杀鸡儆猴,公然有用。

  “没笑什么才怪。”夜月渺撇嘴,罕见显露如斯不文雅的动作。

  “都看什么看,本王妃只是想起,那天当着大师一展琴技之后,估量没几小我有胆再听本王妃抚琴了。”止住笑,伊心染水眸危险的眯起,似笑非笑的逐个扫归去。

  果不其然,当她的话一落下,但凡是那天在晚宴现场的人,莫不‘刷’的一下变了神色,手心都冒出盗汗来。

  战王妃弹的琴,他们是真的不想听了。

  “九儿不要混闹。”夜皇嘴上虽是如斯说,脸色也很庄重,但他看向伊心染那放纵疼宠的眼神倒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说到那天晚宴上这丫头那一曲,夜皇也是心不足悸,谁若招惹了这丫头,百分之两百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“呵呵,父皇可别冤枉九儿,如果九儿真要混闹,适才铁定跑上去抽签。”那甜糯的嗓音,悄悄的,轻柔的,好像羽毛在心底一挠一挠的,不由让人听得心里痒痒的,琉璃般的眸子骨碌碌的转着,话锋猛地一转,道:“为了不把其他三国参赛的佳丽儿吓坏,九儿决定仍是乖乖的坐鄙人面听就好。”

  “哈哈~~~”

  夜皇听完大笑,至于其他三国的世人则是面色一变再变,其实他们还真怕伊心染会参赛。

  咳咳,其实是她的魔音太可骇了,听过一次就足够了,再也不想听到第二次。

  “皇上。”轩辕皇后笑得肃静严厉,举止文雅大气,御案下白的手悄悄扯着夜皇的龙袖,低声道。

  虽然很利落索性,不成也不克不及让其他三国的人体面上太难看。

  “起头角逐吧。”

  “有请苍国太傅二令郎齐暮。”礼司嗓音响亮,颠末凤凰台的回音之后,颇有几分三重奏的味道。

  一袭月白色锦袍的齐暮,双手抱着一把七弦古琴,莹润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,乌黑艰深的眼眸,泛入迷人的色泽,不紧不慢的走到舞台地方,文雅落座。

  举手投足间,都分发着文雅的贵族气味,可见自幼家教优良,是个不成多得的翩翩佳令郎。

  参赛选手能够要求现场供给乐器,但一般都是选手自备乐器,一来是熟悉,二来是不会感觉陌生,必能表示得更好。

  “姐姐,你晓得这小我吗?”第一眼看到齐暮,伊心染对他的第一印象挺不错的,感觉他很清洁。

  “晓得一些。”

  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齐暮是苍国太傅之子,自幼即是饱头诗书,文采风流,在苍国可谓是出了名的才子。”琴声响起的霎时,夜月渺的声音轻轻一顿,接着又道:“特别,他的七弦古琴弹得极好,少有人敌。”

  边听边点头,当齐暮的第一个音出来时,伊心染就晓得这个汉子不简单,他若是生在现代,那双手可真适合弹钢琴。

  “不外,尘也很厉害。”

  “夜绝尘?”眨眨眼,伊心染声音上扬。

  “几乎没有尘不会的乐器,你喜好的箜篌,他也弹得极好,只不外想要听到他抚琴,太难了。”

  “仿佛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犹记得,在镜花水月她听过阿谁韩媚儿的箜篌之后,一时兴起要学箜篌,夜绝尘承诺要教她的。

  抽签的时候,都是派的列国代表上台抽取,拿到出场挨次的号码之后,参赛的选手还能够随时调整,并没有明令的要求不答应临场换人。

  因而,列国的人都能够视场上的环境而定,变换参赛的人选,拿出本人感觉能赢的力量。

  “九儿想听尘抚琴么?”夜月渺冲她眨眼,像极了正预备捕猎的狐狸,在哄诱着她的猎物。

  伊心染翻翻白眼,软声道:“姐姐别想忽悠我,要听我能够回府之后,叫他弹给我听。”

  如若真那么好听,她才不要让他弹给别人听。

  免得,弹一曲之后又引来那么斩都斩不完的桃花,她要找谁哭去。

  “九儿你就不克不及不那么伶俐么?”

  “我可从不感觉本人有多伶俐。”

  “说不外你,不说了。”

  每隔一小会儿,良辰就会上前,悄悄拍落那些落在伊心染身上的雪花,比起昨个儿的气候,今全国着小雪,真有些为难观赛的人了。

  有武功的人还好,即便北风呼啸,他们也不感觉冷。

  可怜了那些不会武功的人,一个个都裹得跟球一样,可不就是为了御寒么。

  轻缓欢愉的琴声,渐入佳境,齐暮曾经完全沉浸在美好的乐律之中,他的神气沉醉,面部脸色极其的温和,好像春日里的暖阳,枯树发出新芽,小草破土而出,缕缕阳光打在水面上,百花悄悄绽放的春日图,鲜明呈此刻面前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供给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加害权力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赞扬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当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置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parkhawaii.com/xxx/30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