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园讲坛 谈京剧小生“龙虎凤”三音的运用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6日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梨园讲坛 谈京剧小生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使用

  梨园前辈 同光十三绝之徐小香

  京剧是中华民族的国学、瑰宝,它以奇特的艺术魅力享誉海表里,在京剧声腔的成长过程中,出现出很多的分歧门户和分歧业当的代表人物,好比老生的谭鑫培、余叔岩到后来的四大老生和花旦的四大名旦等。而京剧小生呢?它的演唱分歧于其他男声的歌唱,有它的奇特征。小生所饰演的人物是青年,在音色上要洪亮、激动慷慨、抒情,同时这种音色又要求它分歧于女性。颠末几代小生名家的不竭成长,逐步构成了今天的京剧小生以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为特点真假声连系的发声方式。

  一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

  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简言之即“龙音”比力高亢、激动慷慨,“虎音”比力、低落,“凤音”比力洪亮、宏亮。

  1.“龙音”即‘龙调’是京剧小生唱法之源,其声音刚劲高耸,高亢入云,使人振奋!如《罗成叫关》中罗成唱的唢呐二黄导板“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(呐)”的(呐)字,是一个高腔,使用的就是“龙音”,由于是唢呐伴奏,这句高腔必需用演员的声音盖过唢呐的声音,才能唱出罗成被奸臣谗谄,单枪匹马败阵及回城、搬兵求救的一腔愤慨和临危不平的上将的忠心赤胆。如《辕门射戟》中吕布唱的西皮导板“某家今日设美酒”的“浆”字也是一个高腔,使用的也是“龙音”,通过演员的演唱,表示出吕布此时意深志满,为人说合释仇的自傲心态,这句“龙音”要求演员唱得气焰恢宏,高亢高耸;

  2.“虎音”是一种用气味来作支持的胸腔共识音。京剧行话叫“膛音”,其声音低落坚实,浑朴豪宕,犹如虎啸龙吟,极具男性的阳刚之气,如《吕布与貂蝉》(小宴)中的[娃娃调]:“那一日在虎牢大摆疆场”中的“虎”字和“我与桃园弟兄论短长”的“兄”字,就是两个典型的“虎音”充实表示了吕布骄横之气十足的性格和那股猛虎下山之气焰。”演员唱来气宇轩昂,虎虎生威!我的姜派教员江世玉先生经常提示我京剧小生必然要有“膛音”,也就是胸腔宽音,若是没有“膛音”就和花旦没有区别了!姜派名剧《玉门关》中班超唱的二黄慢板“听树梢风悠悠火食沉寂”的“静”字的拖腔,使用的也是“虎音”,这句唱腔的要乞降《吕布与貂蝉》的“虎音”是分歧的,教员要求我们要唱的低落、无力。声音应暗一些,以表示班超此时彷徨辗转又对此事充满决心的心态。

  3.“凤音”就是委婉抒情的声调,也就是小嗓的温柔音,也能够说是一种温和音,介于龙虎音之间,在龙虎共用时,它起到一种过渡、辅助的感化。虽然音色接近于花旦,可是唱法和干劲纷歧样。大小嗓掺着用,必需带有阳刚之美。如《柳荫记》中梁山伯唱的西皮原板 “春水绿波映小桥”的“桥”字就是使用温和甜润的“凤音”唱出了梁山伯温文儒雅赞誉大天然的心声。而《白蛇传》中许仙唱的四平调“吓得我三魂七魄扬”的“三”字也是用的温和轻微的“凤音”以表示许仙看见白娘子现蛇形的害怕心理。

  二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合理使用

  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合理使用,三者的使用是相辅相成的,使用的前提是按照剧中的人物而定的。京剧小生的“发声”能够分为两种。一种即以罗成、周瑜、吕布这种“武小生”为主的,多是“龙音”和“虎音”相连系的方式辅以“凤音”。一种就是以许仙、梁山伯这种“文小生”为主的,多是“凤音”和“龙音”为主旋律而辅之以“虎音”。

  下面以我向京剧小生名家江世玉、侯荣湘二位教员进修的保守剧目《白门楼》为例,说一下剧中唱腔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使用:吕布是一个智勇双全、骄傲浮躁、朝四暮三、贪恋酒色的骁勇上将,也恰是由于他性格的上具有的这些错误谬误,以致惨死于白门楼。按吕布这一人物的性格特点,毫无疑问要以“龙音”和“虎音”相连系的方式辅以“凤音”来塑造他,剧中最初有一段很是出名的“娃娃调”成套的唱腔,次要表示吕布悔怨不已,贪生怕死的复杂表情。当唱到“似猛虎离山岗洒落平阳”的“虎”字时,使用小生特有的“虎音”,抽象地唱出了吕布此时此刻“虎落平阳被人欺”的不服的心理。当唱到“一杆戟一骑马阵头之上”的“上”字时,这是一个长腔,前半部低回委婉,以“凤音”为主,后半部翻着唱,这个高腔使用的是“龙音”,要唱的高亢激动慷慨,既要唱出吕布昔时奔驰沙场、几回打败曹操和刘备的情景已成过去,而此刻只要颓败等死的表情,还要唱出吕布从心里深处发出的痛心呐喊!整段唱腔的后半部次要是表示吕布贪生怕死的复杂表情。当唱到“怕的是进帐去一命身亡”的“身”字时,节拍是渐慢的,用微颤的“凤音”表示吕布恐惧被斩的表情,接下去唱了四句“俺比如”,时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交织使用,崎岖跌荡放诞,一句比一句悲怆、凄厉。

  再以我向京剧小生名家于万增教员进修的《周仁献嫂》为例,说一下剧中唱腔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的使用:周仁是一个为伴侣抱不平、可以或许忍辱负重的仁义之士,因为他是个文人,声音的处置天然以“凤音”和“龙音”为主并辅之以“虎音”,剧中有一大段成套的反二黄唱腔是小生名家叶少兰先生创作设想的,周仁被世人曲解又痛失爱妻,整段唱腔即繁重又悲愤。当唱到“迷惘惘葬埋了我的妻”的“了”和“妻”字时,我用了小生的“凤音”再辅以哭音、颤音,声音略闷,音量节制的较小,以表示周仁此时此刻欲哭无泪、不克不及自拔的压制表情。演员要唱的低落,艰深,催人泪下。当唱到“我夫妻生离死别报良知”的“生”字时,这是一个小长拖腔,我使用了小生的“龙音”同时加强了声音的力度和亮度,以表示周仁对人情冷暖、好人难当的悲愤之情!最初唱到“莫非说?九天之上,九地之下,一应俱全,尽是黄泉!闪的我此恨绵绵无尽期”的几句时,演员以小生特有的“虎音”和“龙音”相连系的演唱技巧,以充沛的激情和传染利巴这几句唱的一波三折,勾魂摄魄!

  出名京剧小生表演艺术家叶盛兰先生已经说过,演员要“口唱一句,心唱十句”才能打动听。做为一名京剧小生演员,只要按照分歧人物的特点,合理使用京剧小生特有的“龙、虎、凤”三音,才能塑造出实在动人的艺术抽象!

  关悦强《公共文艺》2016-06

  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parkhawaii.com/xxx/100/